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多人关系(1/2)
我从来都不主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嗡~嗡~嗡~”

  许安阳被手机的震动声给吵醒,从睡梦中睁开眼,看了看窗外,天蒙蒙亮。

  看看手机,时间是早上的五点十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考虑到舍友休息的问题,许安阳的闹钟都是调在震动上。

  其实,就算手机不震,五点左右他还是会准时起床,已经养成习惯了。

  天气开始越来越暖和,晚上睡觉只要盖一层薄薄的被子,早上起来也比冬天要容易很多。

  被窝的诱惑力变得越来越小,而外面阳光的吸引力在增强。

  起床后穿好衣服,洗漱完许安阳又出门了,此时整个504宿舍还在睡梦中。

  早起是一件会上瘾的事,在这个世界还未苏醒的时候,先别人一步行走着,会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当然,前提是你的心态是放松的,你要是早起卖煎饼果子或者捡破烂,那估计是不会上瘾,只会痛苦的。

  许安阳脚步轻快,一路小跑到了第一运动场开始跑圈,跑到一半,506的朱家杨也来了,和许安阳打了个招呼,开始在操场上踢腿练早功。

  不得不说,朱家杨对练功夫这件事还是很上心的。

  从上个学期开始,朱家杨开始了自己的传统武术修炼之路。

  本以为他就是一时兴起,玩玩就玩玩了,没想到还真的当个正事,正儿八经的开始练了起来。

  反正许安阳印象里,一周七天,有三四天的时间朱家杨都会早起到操场来练早功,这份坚持在大学生中还是很不容易的。

  跑了10圈,许安阳出了一身汗,朱家杨还在那边踢腿呢。

  “喂,朱家杨,练的怎么样了?要不要来过两招啊?”许安阳上前问道。

  “不了不了,我们社会学班还需要班长带头呢,我把你打坏了,大家会讨伐我的。”

  对许安阳这个班长,朱家杨是非常尊敬的,尤其是许安阳跳水救人后,朱家杨这种热血青年对他的佩服之情简直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别说打许安阳了,许安阳让他去打人还差不多,他绝对不会手软的。

  “那你这功夫练的到底怎么样,你自己知不知道呢?”

  “我…反正我对练过,对练的第一步就是挨打,我现在还在挨打。”

  许安阳心想,我怎么好像上个学期就听你这么说的啊,怎么到了这个学期你还在挨打吗?

  “好好练啊,以后班长要是受欺负了,你帮我去打他。”

  “嘿嘿,谁敢欺负你啊,许班长。对了班长,我有件事想和你说一下,我听说大三那个叫魏凯的,在追法学班的班长颜筝。”

  “什么?魏凯?”许安阳听到这个名字感觉有些熟悉,后来仔细想了想,不就是机电学院那个学生导员吗?

  他娘的,机电学院看样子和许安阳是杠上了,军训的冲突,还有陈康的事,现在他们的学生导员又想追求颜筝?

  “你从哪儿知道的消息?”许安阳问道。

  “杨大爷说的,他是法学班的,他说最近上课,那个魏凯总是到班级门口等颜筝,大家都知道。”

  杨大爷是502宿舍的一个东北的法学学生,年纪不大,说起话来和东北老大爷一样,所以得了个绰号叫杨大爷。

  许安阳听了一下子冒火了,一来是恼机电学院,二来想到有个兔子想来吃自己的窝边草,这不能忍。

  虽然许安阳从没答应和颜筝在一起,但要说许安阳对颜筝没有好感那是不可能的。

  许安阳对颜筝不仅有好感,而且和其他女孩的好感还不同,是一种很特别的依赖感。

  现在许安阳很多工作上的小事,都会放心交给颜筝去做,并且有什么事都会带上颜筝。

  颜筝年纪小,但精力旺盛,聪明过人,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

  性格开朗大方,这段时间她带着徐林义、陈康,在学校周边一家店一家店的谈,为点我网扩大市场占有率贡献良多。

  别看他们团队就只有三个人,还都是学生,三个人在性格、能力上相当互补。

  其中颜筝这个年龄最小的小学妹是三人组的主心骨,徐林义和陈康都表示,平时做事情都听她的。

  想到自己这么好的一个小助理要被人挖墙脚,许安阳不能忍!

  许安阳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一听说这个消息,抄起手机就想给颜筝打电话问清楚。

  按了一个键,许安阳犹豫了,冷静下来一想,颜筝是自己的助理,又不是自己的女朋友。

  别说有人追求她,就算她名正言顺和别人在一起,许安阳也是没办法的。

  但就这么看着颜筝被人追走,许安阳是绝对不甘心的,她工作那么忙,一旦谈恋爱了,还怎么做好自己的助理工作?还怎么完成班长的职责?

  出于公司的发展考虑,出于法学班的管理和日常运行,许安阳认为应该组织机电院的魏凯对颜筝下手!

  该怎么阻止呢?许安阳思前想后,一旁的朱家杨道:“班长,你是不是喜欢颜筝啊?”

  “嗯?你说什么呢?不要乱传绯闻啊。”

  “那我怎么看你心事重重的,听到有人追颜筝那么紧张。”

  “我当然紧张了,她是我的助理,她要是开始谈恋爱,还怎么好好工作。”

  “恋爱和工作也不冲突嘛……”朱家杨见许安阳瞪眼,忙改口,“冲突,恋爱肯定会影响工作的,像点我网又是创业企业,平时肯定很忙,对不对班长。”

  许安阳道:“那你告诉我,那个魏凯怎么追颜筝的,知道细节吗?”

  朱家杨道:“杨大爷说…也就是请她吃饭,看电影,然后在学校里散散步吧,具体也不是很清楚。班长,怎么追女生你应该比我懂啊。”

  “我不懂,你没看我到现在还是单身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太纯洁了。所以朱家杨,你要是再有什么情报,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为了我们公司的发展,应该要做点什么才行。”

  朱家杨点了点头,突然感觉自己承担了什么了不得的任务。

  因为这件事,许安阳早饭都没吃好,只吃个三个鸡蛋,平时早上他能吃五个的。

  毕竟他能量消耗大,睡眠已经较常人少了,如果再不多吃一点,这精力不会凭空冒出来啊。

  上午第一节课是王雅曼老师的《社会学原理》,这门课已经上了一半,到目前为止成为了社会学班最后欢迎的一门课。

  和那些照本宣科,读PPT的老教师相比,王雅曼的课生动有趣,深入浅出,对一些枯燥概念的分析、叙述有条有理,能让学生们留下深刻印象。

  对于大学生来说,书上的字都认识,但连成句子可能就看不懂,所以才需要老师引领大家的思路去理解书上的字句。

  如果一个老师只是把书上的话照着读一遍,稍微扩展一下,那这课有没有老师上就没啥区别。

  很可惜,大学里很多老师上课就是一个文字PPT,然后对着念一念讲一讲,学生们听的昏昏欲睡,老师讲的也是毫无激情。

  到了王老师的《社会学原理》课,大家都早早的到场听课,甚至在后面有时还会坐几个大三或者研究生的学生,慕名而来旁听王雅曼的课程,其中又以男生为主。

  毕竟,王雅曼不仅课讲的好,人长得也好看,是社科院有名的美女老师。

  上课前,王雅曼拿出点名册,准备让许安阳帮着点个名,结果她连喊了几声,许安阳都没反应。

  “许安阳,许安阳!”

  许安阳就坐在位子上发呆,一动不动。

  坐在他旁边的于涛推了推他,道:“班长,班长,老师喊你呢。”

  “啊?”许安阳这才反应过来,到讲台前拿过点名册,帮老师点名。

  点完名,许安阳道:“今天人都到齐了。”

  王雅曼点点头,道:“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心不在焉的。”

  许安阳道:“嗯…有点心事吧,走神了。”

  “那你下了课过来和我谈谈?”王雅曼主动道。

  在有了比较多的接触后,王雅曼逐渐不再把许安阳当做一个学生,更多把他当做一个朋友。

  没办法,和其他学生相比,这家伙实在是太成熟了,思想、行为,和一般的学生娃子真是不一样。

  而且,两人之间还有些若有若无的暧昧,王雅曼自己都承认,心底是有一些喜欢许安阳的。

  只不过她认为自己一直很好的控制着,压制着,并且觉得自己可以永远这样克制住。

  毕竟,两人是师生的关系。

  学校里追求王雅曼的老师当然也不少,领导、教授什么的也都在给王雅曼介绍对象。

  学校的老师总的来说素质还是比较高的,长相、收入、家庭条件都不错,按理说和王雅曼也比较相配。

  但王雅曼就是不喜欢,就是很难和他们产生共鸣和激情。

  王雅曼知道,自己虽然看起来文静雅致,但骨子里是个向往激情的人,学校那些男老师看起来还是太乏味了一些。

  倒是许安阳这小子,每次和他相处,总会有一些欢快的情绪产生。

  王雅曼脑子里个各种想法闪过,看着许安阳回到自己的座位,还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心想,这家伙,不会是失恋或者喜欢哪个女同学了吧?

  “咳!”王雅曼咳了一声,整理一下心思,开始上课,“上一节课我们关于社群关系的内容,还没有讲完,所以我们继续。今天我们来深入的探讨一下,多人关系。”

  许安阳本来坐在位子上想颜筝的事呢,突然听到“多人关系”几个字,整个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过去了。

  以前《社会学原理》这么课许安阳没有好好学,很多概念都忘记了。

  没想到这门课还教多人关系的吗?

  王雅曼打开PPT,道:“之前我们讲了个人在社群中的诸多理论,像角色扮演理论,每个人都在这个社会上扮演不同的角色,面对不同的人,角色性质也不同。领导,老师,学生,家长等等,每个角色都会有不同的行为模式。那讲完个人之后,我们来看看,多人,也就是两个和两个以上的人,聚在一起,形成一个社群,他们的行为模式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许安阳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回来,原来我们社会学还是挺有用的啊,两个人怎么相处,三个人又怎么相处,这不是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支持么?

  王雅曼边讲课,眼睛时不时瞟到许安阳身上,发现他已经开始认真听课了,心里很满意。

  “那,一般情况下,我们经常会认为,三角形是一个很稳定的形状,但是在社群关系中,三角关系一般是很不稳定的。”

  这话一说,学生们都乐了,没想到上个《社会学原理》还能讨论到三角关系。

  “大家都笑了啊,其实这里的三角关系不是大家平时看电视、小说里那种男女之间的三角关系,而是三个人组成的一个社群,团体啊。包括三国演义里,刘关张三个人,我们也可以说是三角关系。为什么不稳定呢,原因就在于,总存在着两个人试图结成更好的关系链,孤立第三个人。我们也会发现,哪怕三个人关系再好,相对来说,总有两个稍微好一些,然后第三个会受到一些冷落,这就导致了关系的不稳定性……”

  王雅曼解释这个三角关系,许安阳举手,然后直接道:“老师,那四个人关系是不是更稳定一些,两两相好,然后四个人总的关系也不错。”

  王雅曼点头,“是的,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那要是四个人里,一个男的三个女的呢?”

  大伙又是一阵哄笑,王雅曼给了许安阳一个无奈的表情,道:“班长,你不要问一些奇怪的问题。”

  许安阳心想,这才不是奇怪的问题呢,我感觉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这一堂课许安阳听的很认真,社会学说是研究社会,其实本质上就是研究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正是这些关系的存在,构成了我们整个社会。

  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很多人类,但人与人之间不发生任何连接,只是像石头一样单独生存着,那就无所谓社会这个概念。

  下课铃响后,王雅曼结束了今天的课程,虽然还是留了一点尾巴没有讲完,不过留到下节课再说了。χ33小説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大学课堂和高中课堂就是不同,没讲完就请听下回分解,如果是高中的话,尤其是数学课,老师不拖会儿堂,那真的不正常。

  “许安阳,你过来一下。”王雅曼收拾好东西,对许安阳道。

  许安阳乖乖跟着王雅曼出了教室,到了教师休息室,王雅曼给许安阳倒了杯水。

  “许安阳,你今天上课表现很奇怪啊。”

  “有吗?没有吧,老师,我上课很认真的。”

  “我知道,但你在上课之前表现的可有些心不在焉。后来倒是听的很认真,但你今天的问题有点多啊。”

  许安阳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耳朵,他问题的确有点多,而且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什么,“老师,古代一夫一妻多妾是怎么保持多人关系的平衡与和谐的?”“老师,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发展,这个多人关系有没有什么变化?”“老师,一妻多夫有存在的理论基础么……”

  反正许安阳把多人关系全都用在婚姻关系的理解上了,弄得王雅曼上课的时候很尴尬。

  关键许安阳问这些问题问的是一本正经,弄得社会学班的同学都起哄,也想知道答案。x 电脑端:/

  王雅曼只好勉强回答了一下,然后发现许安阳这货还记笔记,他平时上课都不记笔记的。

  见许安阳不说话,王雅曼道:“你今天不太正常啊,是不是感情出现什么问题了?”

  许安阳笑了笑,道:“嗯…算是吧。”

  “算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是。”

  “就…我对一个女孩子有好感,但最近有个男生在追求她。”

  王雅曼听到许安阳说对一个女孩子有好感,心里没由来的一酸,原来他果然有喜欢的人。

  哎,这也很正常,他20岁不到的小年轻,在校园里怎么可能会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社科院女生又是出名的多,质量出名的高,许安阳有喜欢的女生再正常不过了。

  许安阳似乎没有注意到王雅曼脸上的那点异样,继续道:“老师,你说遇到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

  王雅曼道:“很简单,你直接和喜欢的那个女生表白,如果她也喜欢你,你们就可以在一起,就不用担心别的男生追求她了。”

  许安阳道:“那她要是不喜欢我呢?”

  王雅曼道:“那就没有办法了,人的感情是不能强求的。”

  “我要是偏要强求呢?”

  王雅曼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想,只好道:“强求,是不会有结果的……”

  “不,感情的事就是要强求,顺其自然才会没结果。因为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完美契合的人,两个人要合得来,不是你改变一些,就是你忍耐一点。这个人要用力,那个人也要坚持,才能绑在一起,你说是不是,王老师?”

  王雅曼沉默了。

  许安阳的话让她想起了自己和前男友,仔细想想,如果自己当时坚持要和他一起,大概也是不会分手的吧。

  只不过面对未来可能出现的种种困难,她还是退缩了,最终选择放弃修补已经有了裂痕的情感。

  现在想想,这世上哪有完美无缺的情感呢,一直走下去的,都是修修补补的关系。

  好的感情关系,是没有大的裂痕,但总有很多细小的漏洞,需要不停的去补,不停的去修,像一艘破破烂烂的船,维持着不要沉没。

  “王老师?”许安阳见王雅曼不说话,轻声问道,“王老师,我就随口说说,您觉得不对还请多批评。”

  王雅曼白了许安阳一眼,道:“你哪是随口说说啊,我看你懂的很啊,就你这样的,还用得着请教我?你都可以开讲堂授课了吧。”

  许安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嘿嘿,不行不行,我还太年轻了,还需要多一些历练才行。”

  “哼,那你慢慢去历练吧,臭小子,吃午饭去了。”

  “好啊,王老师,要不…你请我吃饭?”

  “我干嘛要请你吃饭?”

  “嗯…没有为什么,我就是想你请我吃饭。”

  许安阳这话说的真是奇怪,他要是开口请自己吃饭也就算了,现在反过来要求自己请他吃饭,哪有这样的人?

  不过,王雅曼想到许安阳刚刚说的话,那句‘感情都是要强求’的,一下又戳中了她。x :/

  那他现在这样,算不算一种强求呢?

  “好吧,那我请你吃一顿,不过只能吃食堂啊。”

  “好好好!”

  许安阳很开心,本来中午他就正愁不知道吃什么呢,有王老师请一顿他开心的很。

  更何况他最喜欢和美女一起吃饭了,今天王雅曼传的很漂亮,绿底的碎花长裙,脚上一双珍珠白的平底搭扣皮鞋,脚上穿了白色的印花短袜。

  说实话,短袜搭配这种皮鞋、凉鞋,是一种非常土的穿法,但王雅曼这么穿一点都没有土味,主要还是袜子选的好,整体的气质、搭配做的也不错,很有春天的感觉。

  和这样的女人并肩走在路上,都能感受到春天的美好气息,真是阳光明媚,春风得意。

  两人到了食堂打了饭菜,王雅曼好奇问道:“许安阳,能不能告诉老师,你对哪个女生有好感啊?”

  许安阳道:“呃…这个就不告诉老师了吧,老师你又帮不上忙。”

  “谁说的?说不定我能给你出出主意呢?女孩子的心思,老师还是了解一些的。”

  “嗯…名字还是不说了吧,但我可以大致说一下她的特点。”

  “嗯,好,你说。”

  许安阳故作思考状,想了一会儿,道:“这个女生年纪比我大。”

  “年纪比你大?哟,看来是学姐嘛。”

  “然后呢,思想感情很丰富,很细腻。”

  “嗯,很多女孩子都这样,这样的女生会想的很多吧。”

  “还有呢,她很漂亮,穿着打扮很清新自然,很优美的感觉。”

  “漂亮,清新自然,是我们社会学专业的吗?”

  许安阳笑而不语,道:“不管是什么专业的,总之呢她学识渊博,谈吐也很优雅,就是喝了酒会有些失态,不过这种反差感,让人感觉很可爱啊。”

  说到这儿,王雅曼感觉有些不对,这是说的学姐吗?怎么感觉……像是在说自己?

  王雅曼皱起了眉,道:“许安阳,我可是好心向给你出出主意呢,你可以别拿我开玩笑。”

  许安阳道:“王老师,你谈过几次恋爱啊?”

  王雅曼道:“就一次啊。”

  因为上次前男友订婚而醉酒的事许安阳知道,所以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