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5章 威慑(1/2)
聂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李云逸率领虎牙军杀入大周,连破大周数城,灭杀包括杨虎在内的十七位大宗师……是的,杨虎死了,在虎牙军离开商尹的时候,已经被福公公一钎戳死了。虽然对于李云逸和虎牙军来说,一个两个的宗师早已不是威胁,但既然已经被俘,李云逸肯定没有把他再送还大周的道理。

  在很多人看来,李云逸之所以甘愿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做这些事,就是为了熊俊宁武侯鞠王三人,主要是为了熊俊,宁武侯和鞠王只是赠品,也是为了南楚各大诸侯国的尊严和荣耀。一开始的时候,连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也是这么想的。

  逸王大义!

  他们知晓李云逸的真实身份,后者作为景国的摄政王竟愿意将自身置于险地,这不是大义又是什么?

  直到后来,当李云逸玩的越来越过火,甚至连华安麾下足足十六位执行斩首行动的大宗师都宰了,整个局势逐渐脱离他们之前的设想,勾引起他们心头本能的惊惧时,这才隐隐意识到,或许李云逸如此霸道行事除了救人之外,还有其他原因!

  威慑?

  他不只是在为各大诸侯国守护荣耀和尊严,更是在肆无忌惮的宣扬自家虎牙军的恐怖战力?!

  事实上,这确实是李云逸最真实的想法和目标!

  以战扬威!

  包括先前在叶向佛的命令下进军东齐,他的心里就有这样的计划了。既然王朝大战已起,为何不从中赚个大的?

  军,要有凶名才能威慑四方。

  国,必当强势才能固守根基!

  而云菲公主诸葛剑等人只是隐隐猜到了李云逸的这部分目的,如今身在虎牙军,听着营地里倒抽凉气的惊呼声不断响起,他们就不是猜到李云逸这部分目的那么简单了,他们是真的被震撼了!

  说破你大周边城必破你大周边城!

  陨星箭,大周城墙形同虚设……

  神兵惊世,福公公江小蝉联手,两个时辰间斩杀大周十六大宗师……

  毒灭一城……

  这还是人么?

  这才几天?短短五天,对于一方偌大的王朝来说,若不动用风鹰或者飞行灵兽,边境事宜怕是还未来得及传到京都,虎牙军连人家的围墙都打烂了?

  惊惧!

  恐慌!

  如果说同东齐那一战他们只是对李云逸心起钦佩的话,那么这一次,他们的心头已经被恐惧的浪潮淹没,胸口发闷,感到难以呼吸。

  实在是太可怕了!

  “比李云逸还要可怕!”

  他们还不知道易风就是李云逸,但这样的评价,足以证明他们现在心里有多慌。连大周都被迫妥协了,若是景国突然剑指各大诸侯国,他们真的有一战之力么?不!别说是他们各大诸侯国了,南楚又有这等胆量制止么?

  “南楚最强诸侯国?”

  宁武侯鞠王互视一眼,看到彼此眼底的惊惧和骇然,心头的震撼随着虎牙军营里的惊呼声此起彼伏,久久无法平息。

  对于他们来说,李云逸所做的这些是恐怖,但对同样得到这些消息的熊俊来说意义就不一样了,完全反了过来。

  “殿下竟然为我做了这么多?!”

  熊俊神经大条,连云菲公主诸葛剑等人也只能朦胧猜到李云逸除救人另外的目的,他又怎可能看得出来?听着身边丁喻林睚等人的讲述,他只感觉面红耳赤,热血澎湃,恨不得现在就冲到李云逸的营帐里,磕上他一千个响头。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知道李云逸在说自己忙的时候绝对不允许别人打搅,纵然心头有千言万语也只能等着。终于,两刻钟过去了——

  呼!

  李云逸营帐打开,一身黑袍几欲和黑夜融为一体的福公公走了出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尤其是熊俊,眼巴巴看着福公公走上前来,冲他一笑,道:

  “熊将军,宁侯爷,鞠王爷,丁将军和林统领,军师大人有请。”

  终于来了!

  宁武侯鞠王精神一振,心思慌乱。威慑之后又是什么?心慌意乱的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福公公对熊俊的态度似乎与之前有点不一样了,之前两人交情不深,虽然都是李云逸最信任的人,也只能算是点头之交,和福公公同丁喻的关系差不多。但是这一次,福公公赫然把熊俊的名字列在了第一个,隐隐有平礼待之的意思。

  既然是变化,定有其因!

  只可惜宁武侯鞠王心慌意乱,正忐忑不安,熊俊本人又是神经大条之人,哪里能捕捉到福公公这点微笑的态度差别?

  “好!”

  熊俊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大步流星朝营帐走去,反应之强烈连福公公都吓了一大跳。直到熊俊走出十数丈远其他人才终于反应过来,匆匆跟上。

  ……

  数十息后,李云逸的营帐,众人已相继落座,福公公垂手站在李云逸身后,安静地像一条夜色下沉睡的老狗,但自从知道大周派遣而来执行斩杀行动的十六尊大宗师大半都是死在了他的手里,没人敢轻视他的存在。

  熊俊很激动,但碍于宁武侯鞠王在场,纵然他有千言万语也不方便说,否则早就一通“只要殿下一句话,刀山火海……”喷出来了。这样也好,李云逸安得清净,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椅子上,余光似不经意间从脸色略显苍白的宁武侯鞠王脸上掠过,笑道:

  “宁侯爷、鞠王兄此行辛苦了。”

  “看我虎牙军,感觉怎么样?”

  怎么样?

  宁武侯鞠王完全搞不懂李云逸葫芦里卖什么药,苦笑连连,干瘪瘪地赔笑道:“挺好,挺好!”

  看到他们的表情,李云逸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掩饰,脸上笑容更盛:“同贵国相比如何?”

  和我们比?

  宁武侯鞠王听到李云逸这么说真的差点直接从座位上跳起来。干什么?你莫不是真想打宁国、焦国不成?

  “这……”

  宁武侯面露犹豫忐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鞠王这个人就比较彪悍了,或者说比较彪,梗着脖子道:“打不过!”

  三字一出,连李云逸都忍不住笑了,立刻摆手道:“鞠王兄想多了。景国与诸国同为友邦,共扶我南楚社稷,又怎可能互相残杀?”

  “可能是我表达的不够清楚,我是想说,若是两位王兄认可我虎牙军实力的话,那我们就可以启程回家了。”

  启程。

  回家!

  宁武侯鞠王不是傻子,他们当然不会认为李云逸刚才那番询问真的这么简单,但是当“回
为您推荐